德州扑克跟我学
亚洲最大德州扑克学习平台

牌局评论:Ari Engel的河牌圈价值压榨

以报道扑克锦标赛为生,使我有机会观赏数不清的对局,其中许多牌局不乏重要的讨论价值。在这个系列的文章中,我将着重探讨一些我报道的锦标赛中的牌局,看看我们能否从中得到一些收获。

 

牌局背景

2018澳洲百万系列赛最近圆满落幕,今年我有幸奔赴澳大利亚,首次为这个盛大赛事进行报道。这是一次绝佳的体验,因为澳洲百万赛确实是一个氛围独特的一级赛事。

 

当然,我在那边看到了一些既有趣又有讨论价值的牌局,我将在接下来的几周对之进行讨论。

 

首先,我们来回顾主赛事第三天的一手牌。牌局的主角Ari Engel最近几年在墨尔本皇冠赌场创造了辉煌的战绩。2016年Ari Engel拿下了澳洲百万赛主赛事冠军,今年他差点再次闯入主赛事决赛桌,只因为一个恶心的Bad Beat而无缘决赛(第十名)。

 

接下来这手牌的对弈双方是Ari Engel和澳洲本地常客牌手Tristan Bain。当时有效筹码量是12万,盲注1200/2400,前注400,Engle的筹码远多于Bain。

 

牌局过程

某个选手率先加注到5600后,Engel在按钮位置用Q♥ Q♦做了一个15600的3bet。Bain在大盲位置发到了J J♦,他做了一个34500的4bet。初始加注者弃牌,Engle跟注,两人一起看到翻牌:K 3 9♦。

 

Bain下注22000,Engle跟注。转牌是4,两人都çheck。然后河牌是一张4♥。Bain再次快速check,Engel思考了一会儿,然后下注23000。Bain也想了一会儿,然后为这个下注买了单。

 

概念与分析

当掌握大量筹码用QQ做3bet的Engel遇到大盲位置常客牌手Bain的冷4bet时,牌局立即变得有趣起来。

 

我不熟悉Bain的游戏风格,但我很了解Engel,这几年多次报道过他的比赛,也和他交手过多次。在扑克圈混迹多年的人都知道,Engel平时采用一种比任何牌手都凶的高侵略性打法。他可能采用的是一种尽可能激进但不至于彻底疯狂的玩法,而且常常做出猝不及防的全压。

 

有鉴于此,他的对手们总是意识到他的侵略性,并被迫做出调整(如果他们想要有任何打败他的希望)。如果你不想被完全碾压,你不得不反击,而那意味着用更宽的范围(相比对抗大多数牌手)放心地打到全压。

 

因此,用JJ对Engel做4bet是完全标准的,有趣的是Engel这里选择只是跟注。我觉得,鉴于这种桌面形象,我可能会翻前直接全压(如果我是Engel),因为Bain的4bet范围很可能包括寻求价值的TT和AQ,更不用说有时他尝试用KJs这样胜率不错的较差牌偷底的情况。

 

Engle跟注后,Bain在K高公共牌面做了一个不到1/3底池的标准持续下注。Engel跟注,因为他在这种场合应该用QQ继续游戏。许多牌手对于这种尺度不会经常弃牌,因此Bain难以知道自己是否拿着最好的牌。从Engel的角度来看,他可能处于“要么远远领先,要么远远落后”的场合,而且没有多少改进机会。

 

转牌圈check对于两个牌手都是合理的,然后河牌使公共牌面出现了无关紧要的一对4。这里出现了这手牌另一个有意思的地方——Bain check,可能他希望打到摊牌,觉得用对J做价值下注未免太薄。

 

但Engel必须做一个重要决定。是为了价值做下注,还是check去看摊牌?这猜大多数牌手会选择后者,他们认为没有多少差牌会跟注。然而,Engel选择往125000的底池做了一个23000的极小下注。

 

我非常欣赏这种玩法。Engle很可能拿着最好的牌。哪些牌能打败他呢?AA、AK和AQ是唯一可能的价值牌,而KQ在这种场合是极好的4bet诈唬牌,因为它阻断了KK和QQ。而Engel自己拿着两张KQ的阻断牌。

 

此外,如果Bain拿着更好的牌,他很可能在某个阶段往底池投入更多的钱,但他在最后两次有机会下注的时刻选择了check。他的牌看起来要么是一个弱对,要么是一个完全没中牌的A高。

 

最后,Bain在这里有点困惑,因为他可能猜测Engel会采用更标准的玩法,翻前用更好的对子和AK直接全压。Bain最终跟注了这个小额下注,而Engel在一个大多数牌手很可能不会下注的场合压榨到了一些价值。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博狗扑克 蜗牛扑克 德州扑克跟我学 » 牌局评论:Ari Engel的河牌圈价值压榨

最快的在线德州扑克游戏平台

大发扑克蜗牛扑克(GG扑克)

现在注册大发扑克送1500欧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