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州扑克跟我学
亚洲最大德州扑克学习平台

【蜗牛扑克】早上在家里连开两个处苞 嗯唔求求你别这样我疼

博狗网站地址是多少-博狗亚洲在线娱乐城百家乐:www.bogoupoker.com

大发扑克|dafapoker|大发在线德州扑克|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——大发游戏导航(dfyxdh.com)

迈博myball最新网站|迈博体育官网|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——迈博体育导航(mbo388.com)

早上在家里连开两个处苞 嗯唔求求你别这样我疼

说着考虑,鸦还一本正经的想了想,灵机一动,“兽医是不是廉价一些?”

白小姐自然知道鸦打的什么鬼主意,义正言辞的否认,“不是。我朋友那天带着他们家的狗去看病,三天花了五千多。我自己去医院三天也就几百。”

白小姐的故事让鸦对于她的措辞有了一点信任,仍旧没肯松口,打量着白小姐确信故事的水分含量有多少,又似乎为其他事所为难,自言自语道,“其实也无所谓。反正都这样。”

白小姐怎么觉得自己气不打一处来呢,拎着他的耳朵训斥道,“你能不能有点出息。你反正会偷,干脆一次做笔大的。反正就一次也没人能抓到你。你说你做妖怪怎么做得这么笨呢!”

“你教唆我犯错误。”鸦严肃的提醒道。

“你以为你自己雪白干净?”白小姐更郁闷了,“我和我男朋友都没有这么低声下气过,真是活见鬼了!”

“什么是男朋友?”鸦目光似乎变了下,瞬间又犹疑道,“我有些年没和人聊过天了。你和我随便说说,有些事我未必听得懂。”

白小姐算是发现了,鸦别的本事不一定有,示弱的本领倒是一流的。可是就这随便说说也够犯难的,越是没什么指派性白小姐越是不知道说什么。

白小姐问,“你想知道些什么呢?”

鸦说,“随便。我也不知道。”

鸦覆在腿上的指尖握紧了,不知道想了些什么,脑袋耷拉着,过了会才道,“我这几年出来得有点少。似乎有点脱节。”

“知道自己脱节就还没完全脱节。男朋友,就是,就是女人选择的一个可能会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。是还在考核期。可能会考核不及格。”白小姐觉得自己有点越解释越乱的趋势,想了想又道,“就和你们鸟儿的雄鸟和雌鸟一样,听说发情期雄鸟会打扮得很漂亮,唱歌跳舞什么的去博取雌鸟的青睐。然后在一起繁衍后代。人类也差不多。”

白小姐算是服了自己,心想这么多年的动物世界没白看,还知道交/配期雄鸟都干些什么勾当。

白小姐得意忘形的笑道,“对了。你跳个舞我看看。乌鸦应该也会有发情期的吧?”

话音未落白小姐就知道自己又说漏嘴了,好在鸦大概在消化她的措辞没留意她说了什么。

白小姐舒了口气。

鸦道,“你是说,未婚夫?”

“不不不,未婚夫太正式了。性质上差不多。比未婚夫自由一点。”

鸦还是摇了摇头,“不太明白。乌鸦发情时更专注于筑巢。再说了,你觉得我唱歌能有多好听。”

白小姐想想他嘶哑的声音和记忆里乌鸦嘎嘎嘎的怪叫,虽然鸦的口气有点臭,事实上还就是那么一回事。

鸦说,“我也不太清楚。我没有过。而且时间也太久了,记不清了。这些年也没见到几个族人。”

一张嘴就是这些年那些年的老气横秋口气,让白小姐觉得自己和他比起来简直是能掐出水的小嫩葱,就好奇道,“还这些年。你才多大?看你不还是个小鸟。”

“记不清了。”鸦想了想说,“我以前见过姬旦。”

“鸡蛋?我也见过啊。还见过鸭蛋呢!”白小姐被他逗笑了,“鸡蛋很多吧?”

鸦也笑了,“不是那个鸡蛋。你们叫他什么来着?叔旦?不对。周公旦?还有很多人叫周公。”

“周公?!周朝的。封神榜……”白小姐倒是信鸦说的,可是她难以置信一只几千岁的妖怪鸟,能够怂成这样啊!

白小姐说,“你这要是人也早就成人精了。还让我给你说什么呀!对了你这么好条件去当历史老师呀。多好。”

“嗓子不好。”鸦一句话把白小姐又塞回去了。

白小姐看着鸦,左看看右看看,怎么觉得这妖怪浑身上下没点妖气,倒是够俗气。

白小姐说的时候,鸦就嘀嘀咕咕念叨了几句黑客黑客。白小姐更觉得气愤了,这乌鸦脑子里估计就没点正经主意。

鸦的考虑一连考虑了几天,直到他手腕恢复了,白小姐路过捡着被鸦弄掉的大毛巾的时候,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攀到阳台上的鸦两眼放着光问她,“你说的那个身份证去哪儿偷!”

白小姐白了他一眼,“不知道。你去大街上看谁顺眼就偷谁的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白小姐冷静的把鸦弄乱的房间整理好了。

道德沦丧还是需要潜移默化的,当白小姐和一个人成天就想着该偷点什么的妖怪住在一起的时候,高尚早就不知道怎么写了。

白小姐想,“谢天谢地总算不会偷我的了。”

乌鸦摩拳擦掌的时候,白小姐多嘴问了一句,“你偷身份证做什么?”

“我去你说的电脑上看了。有人说手术需要身份证和足够的钱。钱等等再说,先搞定身份证。”

“你过得真像人。”白小姐称赞道。

鸦可听不出来这是白小姐在损他呢,他高兴的盘算着自己的行动计划,鸦出去了一圈,身份证鸦很快就弄到了手。却还是绝口不提另一件事。

白小姐发现自己的耐心好到了极点,终于在鸦又准备缩回去装睡的时候拎着他提醒道,“金主您挑好了呢?”

其实白小姐怎么也想不通鸦这样容易炸毛的性子,怎么会在这种事上犹豫不决。

鸦有点为难,“应该差不多了。不确定。我得试试。”

白小姐把他又提溜了回去,“你真白成妖了!”

“又不是我想成妖怪的。”鸦也郁闷呀,“我还想好好做个小乌鸦呢!”

一提到这话题,白小姐有点舍不得了,要是他只是个普通的小乌鸦,白小姐哪里可能碰到他。

过了几天,鸦的眉头似乎有点锁。

白小姐只当他事情不算顺利,觉得前些日子是自己逼得紧了,忙着宽慰道,“不行?也别急。我就是随口说说。实在不行我给你想想法子。”

鸦眉头疏解了一点,看着白小姐笑了笑,“不是。我在想事。”

“想什么?”

“想回家看看。”

“你还有家?”

“也不是。住的地方。有些东西在那边。”

“那就回去呀。”白小姐想了想,“是不是远?”

“还好。但东西拿不出来。”

鸦想了想又道,“买下一座山要多少钱?”

“这个……”白小姐一听这口气好大啊,别说买山了,估计房子这小乌鸦都不一定买得起,白小姐也没再打击他,想着答道,“不知道。没人买吧?不过我听说可以承包。”

“承包?你是说租赁?很便宜?”

“肯定比买便宜。”

“那就好了。”鸦笑了起来,眉眼终于有了一点由衷的喜悦,“那应该快了。”

白小姐这么多天,难得见他这么高兴,本来还想再提醒他另外件事,随即也打消了念头,让他能开心一天是一天了。

于是,鸦还是赖在她的住处,即便他的手腕早就痊愈了。

也许更精确一点,应该说是他的翅膀。

白小姐有点好奇鸦为什么没有如她所担心的一样偷偷飞走,后来猜想是他大概是懒于出去觅食所以才赖在这里。

白小姐倒是懒得去核实,几天下来,鸦虽是赖着没走,倒是没有把自己当成主人,天天只是占着白小姐的沙发睡觉。

白小姐又觉得鸦十分可恶了。

鸦蜷在上面并不会让人觉得拥挤,白小姐见着还有点奇怪的负罪感,也不知道是不是鸦之前嚣张惯了,只要他一停下来就觉得不对,老想着往那瞅。鸦警觉得很,白小姐看的时候往往也立刻会有所察觉,目光对视总是锐利得充满敌意。

白小姐被他眼睛看得有些慌神,总是不由自主偏开目光。

鸦大概看多了也乏了,伸手扒拉了半天还是把头藏起来睡觉,白小姐见他又不吱声了,找了个毯子丢给了他。

鸦还是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,并不为所动,白小姐小心翼翼的给他掖好,他伸手往怀里搂搂,头埋在了毯子下面,连个谢谢都没有一句。

鸦的反应让白小姐总是有点灰心,即使不如原本的脾气恶劣,鸦似乎还是很冷漠,或者说是并不喜欢和人在一起。他盘踞在白小姐的地方,却并不碍事,甚至白小姐忙起来忘了给他备吃的东西他也不会抗议,就习惯的在那边睡着。

久而久之,白小姐也摸出点道道了,鸦睡觉时候不喜欢光,她就把窗帘换成了遮光的,鸦不喜欢大声响,她出门时就顺便把窗户都关好,鸦从没表达过谢意,她也随他。

白小姐心想,鸦说到底还是只鸟,跟只鸟计较什么。

就这样,鸦还是好了点,至少没那么冲了,偶尔出去也会告诉白小姐,“我出去一趟。”

这样和谐的生活到白小姐所说的男朋友出差归来的时候被迫终结了。

在白小姐要求鸦变回乌鸦并且不许废话的时候,似乎在鸦的目光之中见到一点不情愿和一丁点不满的感觉。

鸦气呼呼的把白小姐罩着他的毯子蒙在了头上,问道,“为什么?”

“哪有什么为什么?”白小姐有点郁闷的对着闹脾气的小鸟,好声好气解释道,“就是被别人看到不好。我没法讲。”

“他会住过来?”鸦的声音总是嘶哑难听,质问人的时候更是。

白小姐想了想,“不会。还没到那份上。”

鸦似乎满意了一点,又不吭气了,白小姐晃了晃毯子里团着的人形。

似乎赌气一样,鸦晃了晃抖开了白小姐的手,毯子瞬间塌了下去,只有角落里一点团着。

这还是应下了。

白小姐兴高采烈的说,谢啦,抱着回了原型的鸦放回了铺得相当厚实的小纸箱。

鸦似乎特别爱睡觉,从进箱子就把头扎在翅膀下面睡着。不同的是,他睡得很紧,翅膀把自己紧紧的抱着,腿也完全缩回了腹下。

白小姐猜,鸦大概是有点生气了。

楚瑜和白小姐约好了见面的时间。不温不火的吃饭与看电影,他们两地分居,感情总是没什么进展。

白小姐的感情并不算不投入,却总是缺了点感觉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的话题总是背道而驰。

送回白小姐的楚瑜借故到她住处小住了片刻,见墙角放着只大纸箱,不由走去问道,“你又买的什么?”

“养了只鸟。”白小姐道。

“鸟你不往笼子里养,放箱子里。”

“捡的,受了伤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楚瑜一说话白小姐就有点烦躁。

“受伤了?怎么?我看看什么鸟。”

此时鸦正缩成了一小团偷听,楚瑜手快他没来及躲,被抓了个正着。

鸦事先和白小姐协定好不让人发觉,只得假装嘎嘎嘎叫了几声。

白小姐一听差点笑场,又担心楚瑜没轻没重的弄伤了鸦,急道,“你抓他做什么?人家睡得好好的。”

“什么鸟?叫得怪难听的。长得也丑。黑不溜秋的像块碳。你喜欢养鸟去市场买个好看的。把这个丢出去吧。”

白小姐莫名就生气了,“你不喜欢就别废话。连乌鸦都不认识。”

“乌鸦?这东西真晦气。”楚瑜扯开鸦的翅膀,大概是弄疼了鸦,鸦扭头对着他的手背用力的啄了一口。

楚瑜大叫一声,“死畜生!”手一甩就把鸦摔到了墙上,鸦扑腾了两下掉在了地上,又不动了。

白小姐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推开楚瑜吼道,“你特么的神经病啊!凭什么摔我鸟?!长这么大一点公德都没有!你才是畜生!”

白小姐连珠炮一样骂爽了,鸦似乎才缓过劲来,在地上歪歪斜斜挣扎着。

白小姐把鸦抱在怀里,顺着毛道歉。

鸦似乎吃了痛,脑袋耷拉她两指之间,从手掌的缝隙盯着楚瑜。

楚瑜先还有些蒙,回过神来想明白白小姐是为了只乌鸦就发火了,多少有点莫名其妙,也火道,“不就是只鸟。你犯得着发这么大火!最烦你们这些拿宠物当祖宗供着的人!”

“烦!烦你就给我滚!滚了别回来。”

大概白小姐也对这样毫无乐趣的关系厌烦了,借机摔出了这样的狠话。

鸦叫了两声,似乎在笑。

白小姐还是心有余悸,不停的抚着他。

让白小姐始料未及的是,楚瑜脸色也变了,没有再像之前一样试图挽回,而是二话不说拎着自己的东西绝尘而去。

再平淡的相处这么久下来其实还是有点不舍。

人走远了白小姐才抹着自己脸上又是冷汗又是眼泪,眼泪也不知道是后悔还是后怕。

白小姐问了鸦的情况,又把他放回了沙发。自己躺回了床上发呆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直觉身后扑棱棱着落的声音。

白小姐没回头,直觉被拥进了一人怀抱,毫无疑问是鸦了。

鸦的动作极为生疏,有点像翅膀在拢紧。

白小姐像是团进了一双温暖又丰厚的羽翼,有种说不出的满足。

鸦收紧了,白小姐同时也抱紧了自己,“鸦。你没事吧?”

鸦没有开口,仍旧拢着,“不舍得就去找他回来。别自己难过。”

这是白小姐第一次听鸦主动和自己开始一个话题。

即使鸦的口气听着没多温和,白小姐还是对于他的改变有点欣喜。她糟糕的心情好了一点,然而鸦却又不说话了,搂住白小姐的手松开了,似乎翻了身,又因地势不足不慎掉到了床下。

这下白小姐气才被他逗消了,鸦似乎有点懵,趴在原处,不多时晃了晃脑袋,化了形,摇摇摆摆扑腾到了半空。

白小姐一看他飞得像喝醉酒了,原没留意,一不留神他又歪着不由自主的往墙上撞了过去。

白小姐跳起来跨了过去,鸦刚好落在她的手上。

鸦似乎有点不对,眼睛闭了闭,脑袋也左右乱扭着,翅膀被她托住了没乱动,倒是两条腿又不由自主把她的胳膊蹬出来两道血痕。

白小姐意识到事情不对,平托着鸦放在了床边,“哎。你别吓我!是不是哪儿伤到了!”

鸦一声不吭躺在那里,过了一会似乎缓了过来,眼睛虚睁着,“别吵。我头晕。”

白小姐见他还能说话,心里宽慰了点。弄碘伏蘸着把他伤口又处理好了。揉了揉他的小脑袋,“那先睡会。醒了叫我。”

鸦也没推让,乌鸦的体型并不会给白小姐的活动带来太多麻烦,他就在床边上躺着。

白小姐放轻了脚步去给鸦弄了点吃的,回来见鸦头挂在床边,地下一小滩被他吐出的清涎。

白小姐把他推正了,鸦才又闭目睡了过去。

白小姐又把他平托到了手上,轻轻抚着他的小脑袋,叹了口气,“生气了?”

鸦勉力应道,“嗯。”

“摔坏了吧?”

“还好。就头晕。你让我睡会,别乱动。”

白小姐可没听他的,也没吵他,鸦在白小姐手中支着翅膀养神。

过了好一会,大概鸦精神好点了,翅膀掀开四仰八叉的躺在白小姐手里,目光炯炯的盯着她。

白小姐见他醒了,心放了下来,指着旁边一碗凉透的饭菜道,“你要不要起来吃东西。”

鸦张了张嘴,“还有点头疼。等会。你不出去找他?”

“不。”白小姐摇了摇头,“这个过几天再说。我和他之间问题不是一天两天的。”

鸦闭了闭眼睛似乎不置可否。

白小姐说,“对不起啊。都我出的馊主意。让你躲出去就没这事了。”

“没事。”鸦似乎冷笑了一下,“让你看清这个人也挺好的。”

“你刚刚干嘛不直接发火,反击他。”白小姐见鸦目光瞬即锋利,忍不住问道。

“不差这几天。我要是直接发火了不是太不给你面子了。”

“面子?”白小姐被他噎了一下,“哦。你自便吧。不用给我面子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……”白小姐斟酌了一下,咬牙道。

鸦笑了,“那行啊!”

番外の小鸟的报复

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,楚瑜开始走背运。

先是等公交时候莫名其妙被鸟粪糊到头上。

接着丢了些东西。

奇怪就奇怪在,都是些楚瑜不怎么用到却必不可少的东西,比如毕业证和学位证,比如专门存了一小笔钱的银//行卡,老家的房门钥匙……

楚瑜平时八百年都碰不到那些东西,更别提会弄丢他们。

要说是小偷吧,这些似乎也没法卖出去。

只能是熟人的恶作剧了,可是楚瑜的住处八百年也无人问津,哪来的熟人。

再后来,等楚瑜把自己的东西都藏好再也不可能丢的时候。

他果然不丢东西了。

楚瑜开始遭遇了奇怪的袭击。

说是奇怪的袭击,因为行凶的是一些小鸟。

每当楚瑜走在路上,或者在办公室的窗边稍微透会气的时候,时常会有黑色的鸟扑过来啄他的头发,速度很快,楚瑜连什么鸟都没看清。

运气好点的时候,只是被拽去一两根头发,运气不好头皮都会被尖细的鸟喙挂破。

楚瑜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感受到这个城市的生态环境如此优越,连人走在路上都有被无名生物袭击的风险。

可惜很快楚瑜就发现,被袭击的永远是他一个人。

无论是他和多少人走在一起,被袭击的都是他一个。

这些鸟们似乎极为精准的定位了楚瑜为目标,并且有组织有目的性的进行了攻击。

无可奈何之下,楚瑜变成了一个出门必戴帽子的怪胎,哪知道这样反倒让鸟儿的攻势更加疯狂,竟变成了三五成群,一个负责啄掉帽子,一个继续拔毛。

哦,不对。

偷头发。

当然,这下楚瑜发现是一群可恶的小乌鸦了。

然而并没有什么办法。

寡不敌众。

这样不可思议的遭遇,砖家一开始也只能解释为是乌鸦筑巢的天性所在,至于选择楚瑜的理由大概是他身上的气味比较独特。

可怕的是,后来他换了工作,搬了家,乌鸦依然能够找到他,或许是当地的乌鸦依然做着同样的事情。

楚瑜当然还是只能在每天被偷走头发的噩梦之中挣扎。

——

当然,在这段时间里,我们的白小姐发现了鸦有了个不错的爱好。

那就是,喂鸟。

鸦找回自己的东西之后,摇身变成一个时常去各地拍卖会考察的收藏家,借此也变卖了一点家当,在这个钢筋水泥所构架成的丛林里买了个巢。

顶楼,复式挑高的结构连带着个大阳台。

鸦没种花养草的本事,只会躺在阳台上的摇椅上晒太阳,身边时常有各种各样的小鸟乞食,自然乌鸦居多。

于是,冰箱里的东西就少得快了一点。

尤其是肉。

鸦的乐趣似乎在于躺在阳台上的摇椅上边摇着边撕碎那些鲜肉,让那些盘旋在空中的小乌鸦站在自己的手上吃掉。

这段时间,乌鸦是越来越多了。

白小姐有点犯愁。

鸦晃着晃着似乎睡着了,一只狡猾的小乌鸦站在他的身上啄着他捏在掌心的小肉块。

鸦伸手把他覆住了,握着翅膀睁开眼,笑道,“小家伙。东西呢?”

那小乌鸦心不甘情不愿的似乎从腋下拽出了什么交给他。

鸦凑到鼻前嗅了嗅,手掌摊开了,那只小乌鸦兴高采烈的就在他的掌心把肉甩松了吞了进去。

小乌鸦走后,鸦似乎又入定了。

白小姐蹑手蹑脚的走到他的背后,按着摇椅晃来晃去的笑道,“你准备开动物园啦?”

“育儿所。”鸦笑道。

白小姐也笑了。

——

楚瑜在连着几个月被乌鸦骚扰,怎么都躲避不了之后,终于被逼无奈去了城郊的一座寺庙。

寺中有一面有菜色的高僧道,“凡事有因必有果,怕是你什么时候开罪过他们。”

楚瑜万万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罪过哪位乌鸦大仙,想来想去也只可能是很久之前在白小姐那边摔过的小病鸟。

所以说病急乱投医。

楚瑜竟然将希望寄托在一只病怏怏的小乌鸦身上。

白小姐很意外楚瑜竟然会主动联系上自己,考虑再三还是征询了鸦的意见,鸦指尖停着的小乌鸦欢快的擦着自己的喙,鸦摸了摸他的小脑袋,笑道,“你看着办。要不给他地址?”

白小姐依言给了现下的住址,楚瑜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敲了门。

明明才一年多不见,这时的楚瑜像是凭空老了十岁。

进了门,见门窗都关着,楚瑜才松了口气,脱下了帽子。

楚瑜脑门头顶上遍布着新旧不一的伤痕,人也十分神经质。

白小姐倒了水,见鸦还是面不改色在一旁餐桌上夹着碗里的毛豆米,竟然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。

鸦似乎瞥了她这边,笑了笑,“你们聊。我收碗。”

白小姐心道,假积极,平时鬼才见你这么勤快。

鸦默不作声收拾着残局,楚瑜盯着窗外阳台上一只刚落下的小乌鸦打了个冷战,急切问道,“上次。就是那次我到你那边去。那个病怏怏的小乌鸦呢?”

“什么?”

“就是被我不小心甩墙上那个。”楚瑜嗫嚅着。

“啊。那个啊……”白小姐有点心虚的瞟了鸦一眼,“当然死了。本来就病着。”

“死了?!”楚瑜声音拔尖了,见阳台上小乌鸦似乎在瞄着自己,更急了,“那埋哪儿了!”

“谁死个鸟还埋啊。装盒子里丢了。”白小姐说着谎也心虚了。

楚瑜更加颓丧了,嗫嚅着瞟了鸦一眼。

鸦笑着走过去。

开门。

坐在摇椅上逗那只小乌鸦。

楚瑜一急,“你男朋友做什么的?”

白小姐一愣,“做生意。”

“什么生意?”

“古玩。”

鸦恰时回了头。

楚瑜觉得目光似曾相识,然而记忆搜寻哪里能找到这样一号人。

寻鸟无果,楚瑜怏怏而去。

白小姐发现原先躺在那儿养神的鸦趴在阳台的栏杆之上,小乌鸦站在他的手背上,似乎看到了目标,小乌鸦展翅从鸦的手上飞了出去。

鸦转身,摊手笑了笑,“遛鸟也挺有意思的。”

白小姐大概明白了。

但那个人又与她何干。

——

在那之后,白小姐再没见过楚瑜。

【番外完】

好消息 蜗牛扑克GG扑克室-全新德扑玩法“极速&现金桌”上线!
全天24小时随机将掉落现金红包至牌局底池或玩家余额!快体验吧

 蜗牛扑克官方网址:www.allnew366.com

天龙扑克官方网址:www.tianlongqipai.com

扑克之星亚洲版6UP官方网址:https://ps281.com

本文由德州扑克跟我学整理发布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博狗扑克 蜗牛扑克 德州扑克跟我学 » 【蜗牛扑克】早上在家里连开两个处苞 嗯唔求求你别这样我疼

评论 抢沙发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 

最快的在线德州扑克游戏平台

大发扑克蜗牛扑克(GG扑克)

现在注册大发扑克送1500欧元